您好,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6668768
咨询电话

4006668768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款式设计
款式设计

古代服饰图案的发展历程《上》

发布时间:2016-06-02浏览:

   服饰图案源于生活,服饰图案形成于人们的观念,因而,作为源于生活和形成于观念的服饰图案,自然也是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人们的观念的提高而不断发展的,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。

   商代服饰图案

   我国的服饰图案经历了千百年的发展历程,有着悠久的历史。服饰图案据最初考察表明,有文字记载是商代。那时,奴隶主身着的是带有雷龟纹的服装。图案的装饰主要表现在服装的领口、袖口、前襟、下摆、裤角等边缘处及腰带上;表现形式主要是规则的回龟纹、菱形纹、云雷纹,而且是以二方连续构图形式来表现的。这表明,那时我国的原始先民不但设计制作了带有图案的较合体的服装,而且也能够运用设计技巧在服饰上进行装饰表现。至今,这种二方连续构图形式仍普遍地运用于服饰图案设计中,同时,在其他造型设计中也不为罕见。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服饰品的装饰图案来看,主要是从对于动物形状的愉悦感中得到启发的,但主观色彩并不浓,是一种自然物象的再现。图案在服饰的表现上,主要以云雷纹、回龟纹、几何纹为主。纹样的运用比在青铜器上的运用要巧得多。奴隶社会的青铜器上的云雷纹是作为底纹出现的,主纹是以兽面纹为主的,而在服装上的云雷纹则是以主纹出现的。

   这种云雷纹装饰主题出现在服装上,是采用了二方连续的构图形式,而且注重图案的工艺体,并强调了造型的规律美。由于云雷纹装饰是为主题需要服务的,所以其逐渐由单个母体(s)发展成为一个单位纹样与另一个单位纹样的连续组合,即多个子体,同时又加进了主观意识进行夸张。这种类似放倒的"s"形,也是s形的转折,它对以后图案组织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直接的影响。

   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对纹样的追求表现出了主观意识,这种意识也就是图腾的萌芽意识。当时,人们把一些动物作为图腾崇拜物(如鸟、鱼、虎等),其纹样首先在人们所用的器物(酒具、餐具、生活用品)上表现出来,但很快就反映在服饰上。

   在商代、男女所用的各种玉饰、帽饰、牙笄等也有这种印迹。

   周代服饰图案

   到了周代,随着社会的变革,生产力的发展,纺织业也应运而生,于是出现了华美的暗花绸和多彩的刺绣品。人们用它制作服装,于是出现了冕服。《虞书·益稷》篇中记有:"予欲观古人之象,日、月、星辰……以五彩彰施于五色,作服汝明"。这里所说的用五彩色施于衣裳上,即十二章花纹用画与绣的方法施于冕服上,说明当时的服饰图案已很有特点了。据《虞书·益稷》中记载所说的十二章花纹,纹饰的次序为日、月、星、龙、山、华虫、火、宗彝、藻、粉米、黼、黻。十二章的每一个纹样都有它的含义和象征意义。日、月、星:取其照临光明,如三光之耀;龙:能变化,取其神之意,象征人君应机布教而善于变化;山:取其能云雨或说取其镇重的性格,象征王者镇重安静四方;华虫:雉属,取其有文章(文采),也有说雉性有耿介的本质,表示王者有文章之德;宗彝:表示有深浅之知,威猛之德;火:取其明,火炎向上有率士群黎向归上命之意;粉米:取其洁白且能养人之意,若聚米形象征有济养之德;黼:即画金斧形,白刃而銎黑,取其能断割之意。黻:作画两已相背形,画?quot;□"形弗字,其意谓君臣可相齐,见恶改善,同时有取臣民背恶向善的含意;十二章花纹是寓意纹,是仰视俯察天地间万物之象择而用之于服饰上的图案的源泉。十二章纹样。从十二章花纹表现形式和象征意义来看,这些纹样并没有排出当时人们图腾崇拜的心理,同时,也表明人们已不是仅仅把图腾崇拜作为唯一的服饰图案装饰了,而且已能够运用各种自然界的物象纹样来装饰自己,表现出了奴隶社会人们的审美意识。但是,这种审美意识有着社会的局限性,主要表现为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等级差别上。也就是说,统治阶级将这些图案视为阶级的划分,使本来是自然的美好的物象蒙上了浓厚的阶级色彩。例如,天子服饰可尽享十二章花纹;诸侯自龙衮而下至黼黻,士服藻、火,大夫加粉米。就此我们看到,这一时期的服饰纹样在设计上注意了艺术的表现,作为一种文化表现来看,表明人们的审美意识有了很大的提高。

   战国时期服饰图案

   战国时期,正是中国古代社会的大变革时期,在意识形态领域中,百家蜂起,诸子争鸣,社会思潮和观念空前活跃。这时器物的装饰纹样有了较大的变化:森严拘谨的饕餮纹、蟠螭纹让位于奔放活泼、富有生气的人间题材,表现在服饰上的严谨的设计变得舒展了。

   从战国的服饰图案来看,很多图形已不是自然物象的直接描绘了,而是采用自然物象的变化纹样。这说明人们在图案的设计上加入了自己的主观审美意识,理想化的东西多了起来。这不仅表现出人们的审美情趣的提高,而且也使服饰纹样具有了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。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生、发展和逐步完善的过程。战国时代的服饰图案经历了从殷商到周的发展过程,使服饰图案在设计形式上达到了较高的水平。人们又开始一改严谨细腻的设计风格,来追求一种活泼大方的艺术表现形式。服饰图案受秦瓦当艺术的影响,开始注重艺术形象的整体性,而不是拘泥于细部和局部的刻画。在艺术处理上,多用以少胜多、以虚带实、造型概括逼真的对比手法来表现那种简洁淳厚的美。这种风格上的大起大落与当时人们的思想活跃是分不开的,这说明,文化上的进步必然在物质上得以表现。如果说战国以前服饰图案以严谨规划为特点的话,那么秦统一后,服饰图案则以明朗、大方、活泼、奔放来表现生活。

   "飞鸿延年"图是图文并茂的典型的吉祥语瓦当。画面用一个飞着的鸿雁颈将"延年"二字隔于两侧,很自然地分割成两半,这与我国中轴线式的对称美相吻合。鸿雁呈十字形翱翔姿态,大方、洒脱、奔放。雁的颈夸张得很长,头部一直伸向瓦的上方,呈鸣叫状,似乎让人听到雁鸣的声音,这种声形结合的画面足见构思巧妙。"延年"二字呈方形,平正、稳定,整个图案圆中见方,曲线、直线、弧线经营巧妙,动静结合得体,对称中有变化,显得均衡、富丽、神奇,给人以视觉和心理上的美感享受,同时也反映了人民经过长期战乱后要求"康宁"的心理。秦的云纹瓦当风格给人以大气、广博的感觉,充分发挥了线的艺术特点,厚重深沉中求轻盈,在力度刚劲中求活泼。这些云纹图案依据"云"的自然变化规律强调了一个"变"字,猛一看好像相同,但仔细品味则各有独特风格。这种瓦当图案,在清代的服装上得到了运用。

   汉代服饰图案

   汉代延续战国时期的服饰风格,在图案的追求上更加趋于大气、明快、简练、多变。

   从鞋的变化上看,已接近我们现代鞋和靴的样式,说明那时的服饰是较发达的。此时,在服饰面料图案的装饰上,一改商、周代中心对称、反复连续图案的组织形式,而是以重叠缠绕、上下穿插、四面延展的构图出现了,并以幻想和浪漫主义手法,不拘一格地进行变形,形成了活泼的云纹、鸟纹和龙纹图案。其特色是用流动的弧线上下左右任意延伸,转折处线条加粗或加小块面,强调了动态线,丰富了形象。

   这类自由式的云纹图案所表现的独特之处就是和动物巧妙地结合。在弧形的云纹头部加上一个鸟头,末端画条曲线,就成为一只昂首的飞鸟形象了,但它又隐含云纹图案的印迹。这别出心裁的构思和表现手法,属于大胆的艺术夸张,饶有风趣,特别?quot;s"形。这种云纹图案在服饰运用上得到了进一步发展。

   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帛画中所绘形象,身着的衣服图案是"s"形云纹。这种"s"形图案具有左右上下互相呼应、回旋的生动的特点。其线条粗细搭配、大小穿插,在对比统一的图案形式美的法则中,有了新的创造。汉代的织绣工艺表明,这一时期是我国染织史上第一个兴盛期,织物品种与纹样布局都达到了很高水平。

   就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云纹图案来看,其线条舒展流畅,动感强,用的都是"s"形。由此可见,汉代云纹图案在此时有了新发展,即在上下左右任意延伸的线条中产生了虚实相间的节奏,又以自由延伸的"s"形骨架表现一种大气、协调的美感,为后期的艺术造型设计奠定了基础。以轻盈、精巧、别致而著称的漆器工艺在汉代也达到了顶峰。其工艺制作精密,装饰纹样主要也是舒展、流动的变形云纹、动物纹、植物纹、几何纹、但漆器工艺品上较多的是云纹。

   汉代在服饰图案的色彩运用上,主要以对比为主,强调明快、醒目、艳丽,表现了素中见华美的特点。这种特点在现代服饰设计中也为人们所运用。汉代,服饰图案除了十二章纹样的继续延用外,服饰作为统治阶级权力与地位的象征,意义更加浓厚了。为此,各种手工业者为了满足统治者的需要,在服饰图案的设计上更加追求艺术的审美价值了,所反映的图案已不仅仅是满足于各种自然物象的变形,而是适应统治阶级的需要。在图案造型的选择上,突出了龙、凤的寓意。从图案的造型也可看出,当时的龙、凤已经具有很高的艺术表现力了。在服饰图案的表现上,龙、凤纹样不仅具有了很强的工艺化、装饰化特点,更具有审美价值,而且在设计上也更加追求艺术造型的完美性了。综上所述表明,服饰图案的运用经历了最原始的一种蒙昧美的追求,图腾的崇拜,权力、地位的象征这样一个发展过程,已经达到了人的主观上的艺术加工、创造的境地。也就是说,图案作为服饰装饰不单单是美的象征,而是更加突出地表现出了它的艺术欣赏价值,尽管它蒙上了一层权力等级的色彩(即阶级的色彩)。为此我们说,服饰图案的运用到了汉代时,已经有了较高的艺术表现力。

TAG: